Lance

Lance

The Geocide

身为一个科幻迷,我经常会有一个比较阴暗的梦想,就是希望能够亲眼目睹时间末日,而且最好是非常有科幻风格的那种。 比如,有可能是离我们现实最近的,也是最经典的例子之一,AI叛变,反攻人类。 就如同电影《终结者》中,甚至是《黑客帝国》中那种场景。 再有比较科幻的就是最传统的外星人侵略地球,或者小行星撞击地球,核战争,或者类似前一段的瘟疫(只不过规模更大)等等。 也许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会觉得我简直就是个反社会反人类分子,但是我只是觉得如果在短暂的一生中能看到这种景象,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超级幸运。 对的,就是幸运,因为人类史上可能还没有过如此大规模的文明毁灭,而自己也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批见证者,当然也是最后一批,哈哈。 鉴于现在各国政府都不会想打大规模战争(当然也不排除多年后还是会打,毕竟人类典型的记吃不记打),再加上最近AI技术更迭速度迅猛,我总觉得AI叛变是最有可能的了,当然从一个生物本能角度,我是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的,但是这事情谁也说不准。 不如就先等十年再看吧。 Title reference: The Geocide by Cattle Decapitation

Veil of Maya

“Veil of Maya” 指的是在印度教和佛教哲学中,一种遮盖了现实真相的幻象或错觉。这个概念认为,我们所感知的日常世界并不是真实的终极现实,而是一种由玛雅(Maya)所创造的幻象。 by ChatGPT 身为一个渺小的个体,我们的确很难看穿大部分事情的本质。 举例来说,即使是十分亲密的人,比如父母,爱人,你也会偶尔发现他/她你完全不了解的一些喜好或者行为,有些可能是潜意识,也有些是可能他们并不愿意或者懒得表达出来的一些思想,或者是表达出来了也会很难被别人理解。 甚至大多时候我们看待自己也会出现这种问题,我们经常会本能的想要一些东西或者想做一些事,但是很少会想这些行为的动机是什么。 如果真正去思考这些问题,可能会慢慢理解自己的行为模式,然后探寻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,而不是被外界的噪音所裹挟。 最近认识一个朋友,也教了我关于这方面的一个练习方法,我觉得还是很可信并且有趣的,因为之前和她聊天就能感受到她很懂人性。 这个方法就是你用你所观察到的一个人的行为模式,去分析然后猜测他这个行为的原因,然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找他确认一下(所以一开始选择关系比较好的人会方便些),关联一下前后逻辑性,比如:为什么结婚,为什么不结婚,为什么喜欢温柔的,为什么讨厌那个朋友,什么会激怒你,什么时候会话痨。 这样持续练习下去,就会有这样一种成果: 对人足够了解才能避免标签化,对人更包容。主动训练自己相当于开了倍速,加速了解人的过程 by 小象布鲁 这就很有趣了,原来识人也是可以刻意练习的。 那么这就又令我想到,大部分技能都是可以刻意练习而学会和提高的,但是我们自己从零摸索就会很艰难,而且会很容易走弯路,这也是一种感知的错觉。 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已经做出成果的人去请教,如果没办法请教就去模仿。 Title reference: Veil of Maya by Cynic

Money

今天非常努力地工作了一下,感觉非常良好。 但是有时候在想,如果自己已经有一千万,还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感觉开心或者舒服吗?这个很难说,毕竟我从来没拥有过一千万。 Title reference: Money by Pink Floyd

Unknown Path

当你对身边一切完全满意的时候,就会非常的无聊。 追寻幸福的过程是最幸福的,就好像马上看到自己能赚到第一个100万的那个状态,是最兴奋的,而赚到后,可能后面赚的钱就只是数字了,这也是一种人性贪婪(也许?)的体现。 学习也是一样,尤其是对我而言,我经常开始学一个新东西的时候,感觉到动力十足,但是后面等到把好奇心满足后,就会觉得腻,而且我经常是以结果为导向,学一个东西是有很强的目的性,如果一开始觉得学习一个东西没有意义,就会很快不想学了。 查理·芒格提倡学习所有重要学科(包括数学、物理学、生物学、工程学、心理学、经济学等等),熟练运用来自各学科的思维模式解决问题,但这个对一般人来说的确太难了。 不过这也可以算作一个长期的目标,思考如何去有效且不那么痛苦地学习这些知识,也是一种探索的过程。 这是我在知乎上看到的一段话,很有启发。 很多东西并不需要学到像专业人士那么深入,只要了解一些核心思想,就可能对自己的认知产生极大的提高。 决定你能力的,并不是你的知识量多少,而是你的心智模型高低。 Title reference: Unknown Path by Distant Dream

A New Level

2021年国庆的前一周进入外贸这个行业。 2022年3月13日购买了自己的第一个域名。 2023年2月找到了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合伙人,顺带好像成为了一些人眼中的外贸营销高手,虽然我知道我并没有那么厉害,因为我既不懂业务,也不懂供应链。 不过这两年零八个月快速level up的神奇经历,才让我深刻体会到我的大脑的确好用。 因为我从小到大被老师亲戚夸聪明,却活了30多年对此感觉不到一点实感,总觉得大家只是客气话。 印象深刻的是我在大学学罗马尼亚语的时候,发音被同学夸特别好,我当时只是觉得可能是因为英语好导致能力平行迁移了,也没觉得自己有多聪明,甚至还在想你们确定不是你们发音太差了(是的,情商就是这么低,不过还没有低到说出来而已)。 之后在某次补考过后,老师还拉我去办公室说教了一通,我就记得他用罗马尼亚语说了一句:Talent ai(这词可不是AI的意思,就是you have),意思就是你有天赋,可我也只是认为这是老师习惯性说教用语而已,那时候我的心理活动是,老师,您就非得用倒装句吗。 现在想来,好像的确是有天赋,就是懒。也许和那时候生病也有关系吧,不过这都不是重点。最重要还是因为心里没有任何目标和动力。 反而是做外贸这几年,头脑慢慢清晰,虽然我一直都觉得外贸好难搞,业务好烦人,但是不得不说,真的从中受益不少,尤其是今年在我合伙人的影响下,情商得到极大提升。 而且也因为做外贸认识了老华,可能是我最重要的人生和商业导师。 在2023年更是因为外贸认识了一帮超级有爱的小伙伴:第一个广东朋友,也是人称谭神的全能外贸人谭妮;长得像好多明星的超级运营Phoebe;我的合伙人Mike;可爱活泼的Rinka;TK小王子Xavier;隐藏小富婆林浪浪;东南亚地头蛇六月哥;SEO终身研究者Gary;建站大神Ben;厂二代 | 创二代 | 窗二代Tracy是小翠等等。 所以,怎么说呢,2023的确是一个新的飞跃,2022年的元旦时,我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一段这么有趣的经历在等着我。 那么2024呢?继续以现在的动力的目标努力下去,用我超级好用的大脑低成本快速试错,并且享受工作与生活,每天都是新的level。 Title reference: A New Level by Pantera

Peace Sells

上面这篇文章在我Notion里放了一年多。 按照历史记载,或者说自有生命以来,所有个体都在为生存互相争夺资源。 战争就是这种争夺的最为暴力体现。 这里有个很有趣的思考就是,是不是绝对的暴力就可以无视一切国家,权术,人心等等问题。 比如说某国家拥有一个完全忠诚于政府的超人,甚至是一个超人部队,没有任何弱点,这个国家可以统治时间吗? 当然,其实里面有很多细节可以探讨,比如如何保证超人的完全忠诚;超人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,敌人可以趁机推翻该国家政府等等。 Title reference: Peace Sells by Megadeth

Age of Aquarius

“水瓶时代”常被视为技术革新、社会公正、精神觉醒和文化变革的一个全新时期。 这是一个占星学的概念,象征着这些变化的集中体现。 但是其实每分每秒,人类社会中的变化都在进行。至少从人类文明历史来看,我们的大方向一直都是在向上的。 Everything changes but change itself.  所以当我们看似停滞不前的时候,可能也在有所改变。 这很有趣,也许这也是我们激励自己努力前行,拒绝躺平的一个动力。 Title reference: Age of Aquarius by Villagers of Ioannina City

The Loneliness of the Long Distance Runner

长期主义,真是一个令人又爱又恨的东西。 爱它因为它能带来真正的价值和结果,恨它是因为结果真的好慢,有时候带来的折磨令人发疯。 毕竟大部分人都希望快速看到结果,所以长期主义者才显得那么强大,且又孤独不被理解。 我的商业启蒙者,米课创始人老华当年在B站做了几个讲股票的视频,被人喷到自闭。 说起来挺好笑,最早的弹幕全是喷他的,但是他的后台却也收到了大量的认可甚至崇拜他的私信。 私信的这些人或多或少地从老华那里受到了启发,甚至还有人做出了一番事业,或者加入了老华后来的项目。 那些喷他的人呢,我不知道,但是很有可能还是在之前的人生轨迹上没有任何改变(注:这段话太说教意味了,但是我觉得就这样吧,因为这个事给我感触挺深的,而且老华被喷到自闭也挺逗的)。 这就是长期主义者经常面对的一个情况,即使他愿意分享一些东西,也会被人误解,甚至被取笑,但是他们拿到的结果,经常也是很大的。 健身也是如此。我是一个健身爱好者,虽然不狂热,但是也是很频繁的去健身房了。 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小白,一开始健身的效果是很慢很慢的,哪怕你很频繁去健,短期内也看不到任何身材的变化,并且其实刚开始每次锻炼完,你会非常不习惯那种肌肉的酸痛和疲劳,所以其实也频繁不了。 那么,很多人到了这一步,又累又疼,又看不到变化,就会半途而废。 除非你理解了健身的逻辑,并且真正相信健身能给你带来益处,才能真正地坚持下去,并且看到结果。 而且我在健身时最近悟到的一点就是,无论你和哪个教练学习,即使他是非常专业的人,你也要自己去克服疼痛疲劳,还有根据自己的感受,纠正姿势和调整锻炼频率,这样才会不断进步。 在我的理解中,这个逻辑放到任何事情上,都是一样的。工作,学习,生活,都要自己不停地动脑去感受,去调整。 如果你想要停下,就要接受你的成长也会停下。 当然人也不可能永远地跑下去,只要达到了我们要的结果,就停下来享受生活吧。 我自己也是最近意识到了人生的终极目标,至少是暂时的终极目标后,突然就不迷茫了。 我的目标是什么呢? 就是我要赚了钱,全世界去看摇滚现场,买好多吉他(好的吉他真的挺贵的,几万一把是正常水平),买最稀有的专辑,比如首版,限定版等等,也是很贵的。 那么,意识到这个目标后,工作赚钱在我看来再也不是负担和痛苦,而是一个实现目标的必经过程,而且是一个非常有盼头,非常快乐的过程。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成功创业赚到钱,也可以去见到老华,这可能也是一个小目标吧哈哈。 我认为这也是一种长期主义,类似于我们日常所说的“曲线救国”(注:这个词甚至是我问ChatGPT的,笑死,因为我死活没想起来)。 上一段话就呼应了我对Ben(这个博客也是他怂恿我开的)在我的博客第一篇文章评论的回复。 人生本无意义,你做的事,才赋予了它意义。 然后,走流程还是要总结一下,以上大概就是我现在对长期主义的一些思考和浅显的理解,现在是2023年12月12日的凌晨1:49,因为脑子不太清晰,很多东西还没有写。 然后还有一堆国际友人的询盘来骚扰,好烦,下次想到什么再补充了。 2024年1月13日补充 长期的学习和探索未知领域,也是一种长期主义,并且探索的过程本身就充满了乐趣。 就如我在这篇文章里写的: 当你对身边一切完全满意的时候,就会非常的无聊。 可能人就是需要不停折腾才会有意思吧,虽然折腾很痛苦,但活着的确本身就是一种痛苦。 Title reference: The Loneliness of the Long Distance Runner by…

Infernal Death

Die……DIE…….!! 1987年,Death乐队主唱,死亡金属之父Chuck Schuldiner喊出这的两声,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。 14年后,Chuck死于脑癌。 “I would like to live forever if it were possible”,他曾这样说过。他发明了死亡金属,但他很热爱生活。 不过事实是我们每个人都难逃一死,至少在现在的科技水平下是如此。 无论国外还是国内,每个人从本能上都是不想死的,即使是某些宗教,也是因为宣扬死后的美好才会让信徒不怕死,但是他们还是害怕下地狱,面对infernal death。 我在小时候也是这样害怕的。还记得很多次我躺在床上,想到死后的一片虚无(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小就知道死后是虚无的,可能是因为没有信仰,哈哈),就很恐慌。 也是从这时起我对死亡的思考可能就没有停下过。高中那会是最有趣的(现在来看),当时因为生病加升学的压力,学习又很一般,就经常想自绝于人世,但是又会想到反正都要死,还不如先抗一抗看看到底会怎样。于是就挺了过去并且误打误撞去了考去了北京,你别说,结果还真不算坏。 不过这次经验,并没有让我意识到什么,从小就不是什么爱努力的人,再加上病那时候还没好,导致我大学生活后面过得还是浑浑噩噩。 后来人生中慢慢又发生很多事情,某些重大事件让我最终产生了一个理念,就是人终究会死,那么其实生活中的任何困境,都是不用怕的,因为最严重也只不过会导致你死掉而已。 既然死是必然,那么没钱也好,不公平的对待也好,或者任何其他不爽的事,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。同理,你收到的所有赞誉,欣赏等等也一样。 看到这有人可能会说,WTF,就这? 是的,就这,其实一点也不牛逼,古往今来,很多思想家可能都想过这个问题。 但是我是真真正正想通了的,并且运用到了日常生活之中,虽然还没到宠辱不惊的地步,因为我还是经常会遇到问题就丧一下,或者遇到好事就得意忘形,但是基本上可以很快恢复理智。我觉得这就够了,因为我最喜欢的状态就是这种心灵的平静。 我随时都做好了死亡的准备,哪怕是明天或者甚至今天,也没啥可怕的,因为死亡就是不可避免的。 其实可以这样理解,在你出生之前,你都是死亡的状态,如果只按人类历史的长度来算,你都死过几百万年了,按地球历史来算,你都死了几十亿年了,那还怕什么呢。 2023年12月20日补充 昨天在小红书看到一个更有趣的理念,就是如果把自己设定为已经死去,那么之后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大赚特赚。 绝了,这句话悟透了,连每一次呼吸都那么甜美。 Title reference: Infernal Death by Death, from the first death…